安倍晴明是我们的刍灵我看过最好的阴阳师同

武隆县历史解密网 2019-08-15 11:06:54

安倍晴明,是我们的刍灵。——简评《夜语阴阳》

我是一个懒人。我看了好几千篇文,向来懒得写读后感,最多脑子里想想。

但这篇《夜语阴阳》是真的不同。它是阴阳师同人(不是手游《阴阳师》)。

是我看了这么多文,看完第一次真正感到心痛的。

·

它讲述了平安时期发生在安倍晴明和源博雅身上的一个个小故事,风格类似梦枕貘的《阴阳师》。可我觉得,作者虽然只是同人作者,但她的作品恐怕已经在很多地方超越梦枕貘了。尤其是梦枕貘参与编剧的《阴阳师》电影,远不如这篇同人《夜语阴阳》。

贺茂保宪、芦屋道满,更不必提安倍晴明、源博雅,一个个人物跃然纸上,生动有趣。每一个小故事都精彩异常,甚至个别篇章——像《朝露》、《竹上秋霜》等——结尾还带着梦幻的悲哀色彩。

·

当博雅和晴明来到一处破落院子前,博雅惊讶地问晴明,这还住着人?这种地方应该只有孤魂野鬼了吧。

这时候,芦屋道满阴测测地在他们背后说话。(芦屋道满第一次登场)

“是啊是啊,这里目前的主人还是人类。

本来把这儿让给鬼魂居住也是个不错的主意,不过那样一来我就要无家可归啦!”

——芦屋道满

这样风趣、小心眼的芦屋道满可比《阴阳师》电影里一心搞事的芦屋道满生动、有血肉多了。

·

一直是“地主家的傻儿子”,却偶尔敏锐得让人惊讶的源博雅。

在《白狐》篇里,晴明利用白狐作祟的谎言,让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。但博雅却对此闷闷不乐。

他说——

也许你是对的。可是,我不喜欢你对于谎言的态度。

在你看来,好象说谎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那么这是不是表明,在晴明的心里,即使世界是由谎言构成的也无所谓呢?

——源博雅

·

还有一向严肃正经的贺茂保宪与他的不正经的黑猫“猫又”。

·

“我说,还磨蹭什么?要让这家伙帮忙就趁早说,再这样耗下去,要耽误我的约会了!” ——猫又

“住口!再罗嗦,就关你的禁闭,让你没法跟那只母猫穷叫唤!”——贺茂保宪

“真粗鲁!唾沫星子喷上我的脸了!纯粹是你的欣赏品味太差,在我看来,那声音可比女人们念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和歌好听得多呢。” ——猫又

“嗳,不必动怒。猫又说的有理。既然是同门,帮忙也是应该的。不妨说出来吧。” ——安倍晴明

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 ——贺茂保宪

“别问啦,能有什么事?还不是为了女人!” ——猫又

“混帐!”——贺茂保宪

但是,如果仅仅只是这些,那么这篇同人我只愿意给它打98这种分数。(满分100)

没有那后记《刍灵》,这篇文章仅仅只是相当优秀、回味无穷而已。

可是看到了结尾《刍灵》,我整个人都呆住了,和前面的画风不一样。

前面不管晴明对付多么可怕的妖怪,我都是优哉游哉看的。

可当我看到后记时——就像《刍灵》结尾处晴明给作者指出的那条黑色河川一样,我的心也瞬间沉入了幽深无际的黑色河川。

有了这个结尾,这篇同人必须打105分(满分100)

·

最近因为对源博雅X安倍晴明这对CP感兴趣,我还下了《阴阳师》的手游……ummm……虽然我是个非洲人……

但是,我有时候看着脑海中想象的平安时代繁华的景象也会发呆。

心思澄明、聪明、幽默、自在,虽有着自己缺陷,却能清除世间污秽的、厉害的阴阳师安倍晴明。

说到底不过是大众的梦罢了。

根本没有这样美好的安倍晴明存在,现在这个恍如天神的男人还一直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,不过是因为我们的执念。

安倍晴明,是我们的执念,也是我们的梦想。

他是虽有缺憾,却也相当纯粹的、无拘无束的美好。

我们谁都渴望他——透过繁华的平安时代。

可是他到底不过是我们的执念,不过是我们的梦罢了。

看《夜语阴阳》到结尾——后记《刍灵》的时候,我发现,作者的想法居然和我一样。

她说,“安倍晴明是我的刍灵。”

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欢笑血泪后,我们都以为平安京的繁华、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的繁华,至少能持续到文章末尾。

可是最后,安倍晴明为了封印百鬼夜行的魔王死去了。

“《日本记略》载:天元元年,天文博士安倍晴明宅遭雷击毁损。以今历计算,是为公元978年。 ”

文章以这样一段话作结。

源博雅一个人孤独地,在晴明早已荒败的庭院里,吹着笛子。在蝴蝶“蜜虫”的飞舞下,那个叫安倍晴明的男人仿佛又笑着出现在了源博雅背后。

其实安倍晴明,死或没死,我的内心倒也没有太大波动。

毕竟我分得清现实和小说。

我和那帮看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,一看到吴聘死了就哭,骂俞灏明,要给编剧寄刀片的傻逼不一样。

只是,在后记《刍灵》里,我是真的被震慑到了。

《刍灵》里,安倍晴明和作者相对而坐

安倍晴明是我们的刍灵我看过最好的阴阳师同

。安倍晴明给她指星宿看。

他说,生而孤独的命运,没有人可以改变。

源博雅这个人从来就不存在。只不过安倍晴明渴望,源博雅就出现了。

源博雅是安倍晴明的刍灵。

安倍晴明,是作者的刍灵。

安倍晴明对作者说:“我是你行将离去的梦境、无法割舍的前尘、不肯死去的愿望。”

作者认清了这一点,真是难能可贵。

《夜语阴阳》的作者很有才气,也有灵魂。

这年头有才气的作者或许不少,但是有灵魂的作者真是少见。

我知道小说和现实的区别。所以光是小说,不管你怎么惊心动魄、血泪俱下,其实我都可以不为所动。

只是这一次,《夜语阴阳》的作者,一边看着作为她心中执念的“刍灵”安倍晴明的消亡,一边感受着那些无能为力的悲伤,一边将小说中的镜子对准了我。

感受过了梦境的繁华、无忧无虑和欢乐,醒过来的时候,那份悲哀才更加深。

我想起了邓萨尼勋爵的《寻找女王的泪水》。

我现在明白了另一件事,这个题目或许是个祈愿。

希望你能找到女王的泪水。

我相信女王并非不会流泪。

“看见那些星了吗?”

“哪颗?”我顺着他的手望去。

“北斗的斗柄,分别叫做玉衡、开阳、摇光。当它们向着东方的时候,春天就要到了。一年四季,就这样在东西南北中轮回着。”一丝微笑在他的眼中闪烁,折射出清冷的星光。“是新的一年啊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我想起了他的正职——阴阳寮的天文博士。

“这一颗星与那一颗星,看起来如此接近,却永远不能够到达。哪怕走过亿万年的时间,耗尽生命中的光线,你所能够见到的距离,仍然是那么远。”

嘴角的笑纹更深了一些,他缓缓地转动着手中的酒杯。“生而孤独的命运,没有人可以改变。”

我默然。想起了某个只有我和他两人知道的秘密:名为源博雅的武士事实上不过是一个咒语;更确切地说,是这个名字叫做安倍晴明的阴阳师在无聊生涯中制造出的刍灵。自始至终,他不曾存在过:不曾活过,不曾来过,自然,也不曾去过。

——这世上,本没有这一个人啊。

“观看星象有很多好处。”他继续说道,没有理会我的沉默。“抬起头来,便有无边的苍穹笼罩,令人顿觉己身渺小,如恒河之沙。而那些苦恼着的人世、骄矜着的欲望,都可以置之一旁。”

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里确实闪现着一些可以被称为光彩的东西,如同灰烬里的火星。

“连同那些事吗?”

火星黯淡下去了,他低垂下眼睑。

“是的。连同那些无能为力的悲伤。”

微凉的风中传来桂花香气。不知道它们出自何方,然而我却清楚地知道它们一定存在着,就象此刻的我一样。总有些东西要被埋藏,或埋葬。

“打扰了。”倦意越来越深,已经到了告别的时候。

“是你吧?”

突如其来的对话让我愣了一下。“什么意思?”

他微笑。惯常的、如同铜镜中影像一般模糊的、嘲弄的微笑。刹那间我明白了他的所指,尽管处身在一个自己不能控制的故事之中,我的谈话对手仍然拥有超乎寻常的敏锐。

“那个人……那个要我活下去的人,是你。我是你行将离去的梦境、无法割舍的前尘、不肯死去的愿望,这就是你不希望我消失的真实理由吧?”

“没有的事……”几乎是一种本能,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道。他却没有争辩,只是凝望着我身后。

“看。”

他低声说。我转过头,刹那之间瞠目结舌:就在我的身后,一条幽深黑暗,浩淼无边的河川从天际顺流而下,平静的水面下是汹涌如血液一般的暗流,仿佛随时可以将人吞噬。水上漂浮着难以计数的刍灵,发出飘忽不定的光,照彻这夜的黑暗。光和影在这瞬间升起又幻灭,交错纷呈,不知来处,不知去处。

“嗒”地一声轻响。悚然回头,在几案的另一侧,早已失去了阴阳师的踪影。

清风吹过,一张剪成人形的纸片缓缓飘落。

——《夜语阴阳》

——(完)

本文作者:鹤西泽(今日头条)Tags:文章 小说 日本 文学 动漫

友情链接